English
中國國際綠色創新技術產品展 中國國際服務外包交易博覽會
外國直接投資和“全球化峰值”*
時間:2018-07-16 11:36 作者:Carlos A. Primo Braga** 來源:南開大學國經所趙澤堃 譯

全球化的特點之一便是各國經濟間日益增強的相互依存關系,這是由國際貿易、移民、知識和資本流動所共同促成的。各方對這一進程的態度差異巨大。近來,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和民粹主義的崛起(民粹主義者認為全球化將減少就業并加劇收入差距)也對各方的態度產生了影響。自2008年以來,金融全球化的步伐大幅放緩。截至2016年,全球跨境資本流動相較于2007年的峰值水平(12.4萬億美元)[i]下降了約65%。這種調整主要與歐元區危機期間歐元區銀行調控外國風險的措施有關[ii]。此外,FDI流量在過去幾年間也出現了大幅波動,并且只能恢復到與2016年危機爆發前夕相當的水平。

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商品貿易平均每年增長7%。然而自2008年以來,貿易增長乏力并且在某些年份低于全球GDP的增長(例如, 2016年全球經濟按不變價計算同比增長2.3%,而全球貿易量僅增長了1.8%)[iii]。這些趨勢使得我們不禁發問,全球化是否已經達到了峰值并且正在倒退?這對FDI決策和政策又會有何影響?

一些周期性因素可以幫助解釋全球貿易的放緩。總需求疲軟和政治不確定性(往往拖累貿易密集型商業的投資)通常被認為是罪魁禍首。但似乎有更多的結構性力量在起作用。縮短供應鏈以應對環境和地緣政治的風險、貿易保護主義、中國出口品中本地內容的增加,以及世界經濟不斷向服務業的轉變也難辭其咎。

有證據表明,對外國商業利益的歧視在后危機時代大幅地增加[iv]。補貼、本地化要求和貿易融資在規避多邊規則的新一輪歧視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雖然它們對全球貿易量的確切影響很難被量化,但它們毫無疑問地使得全球貿易正在放緩。此外,科技進步(正如先進機器人技術對跨國公司“回潮”的影響所體現的那樣)也影響了全球化趨勢。

就FDI流動而言,尋求效率的投資(通常以出口為導向)似乎不僅受到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影響,而且還受到全球價值鏈縮減(作為過程分散化的激勵因素)和技術的影響,勞動力成本在本地化決策中則變得不那么有影響力[v]。所有這些因素都激勵著我們進行本地化,轉向靠近終端市場的小型、靈活的生產設施。因此,跨國公司正在重新考慮其本地化戰略,以適應本地內容需求政策的更多要求,并探索工業4.0。

現在宣布我們已經達到“全球化峰值”可能還為時尚早。甚至可以說我們正處于重新設定全球生產結構的時刻,與電子商務、社交網絡和娛樂相關的“數字流”如今已成為全球化的主要驅動力。隨著全球經濟的復蘇(如IMF最新的2018年預測所示)以及消費者和資本品需求的恢復,人們也應該期待傳統貿易量的回升。當前,與收入相關的貿易彈性已經接近2017年的歷史平均水平(1.5)[vi]

然而,世界經濟逆一體化的幽靈正在游蕩[vii]。最近的事態發展(例如,英國脫歐、特朗普政府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其貿易伙伴的反應)反映了經濟全球化進程崩潰的可能性。FDI的流量和構成必然會受到這些事件的影響,這些事件往往會刺激市場尋求型的投資,同時加劇對出口導向型FDI收益的懷疑。

政策制定者需要采取措施以限制這些趨勢的進一步發展,例如應解除對旨在迫使技術轉讓的FDI流量的限制。政策制定者還應該更加關注規則和促進數字全球化所需的基礎設施。例如,應仔細評估有關本地數據存儲及處理和跨境數據傳輸的規則,因為它們可能會威脅到數字公司的商業模式,并在這個全球化的新時代阻礙FDI的流動。



*《哥倫比亞國際直接投資展望》是一個公開辯論的論壇。作者所表達的觀點不代表CCSI或哥倫比亞大學或我們的合作伙伴及支持者的意見。《哥倫比亞國際直接投資展望》(ISSN 2158-3579)是同行評議刊物。

** Carlos A. Primo Braga([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是巴西Funda??o Dom Cabral的副教授及瑞士IMD的客座教授。作者感謝Manuel Agosin、Helge Hveem和Patrick Low的同行評審意見。

[1]SusanLund, et al., “The new dynamics of financial globalization,” 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Report (2017).

[1]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87th Annual Report (Basel: BIS, 2017).

[1] WTO, “Strong trade growth in 2018 rests on policy choices,” Press/820.

[1]參見http://www.globaltradealert.org.

[1]參見M.P. Timmer et al., “An anatomy of the global trade slowdown based on theWIOD 2016 release,” GGDC ResearchMemorandum, 162 (University of Groningen, 2016).

[1]WTO, “Strongtrade growth in 2018 rests on policy choices,” Press release 820 (April 12,2018).

[1]詳情請見:Carlos A. Primo Braga, “The threat of economic disintegration,” in CarlosA. Primo Braga and Bernard Hoekman, eds., Futureof Global Trade Order (EUI, IMD and FDC, 2017), pp. 29-47.

掃碼關注中國投資促進會

版權所有:中國國際投資促進會 京ICP備09043174號

[email protected] CCIIP.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追组六不亏方法